Pinned post

希望自己可以:克制傲慢,戒骄戒躁,不说教少说话。

仓颉 boosted

这也忒乐了
有人在B站发了个 学习猪头肉的做法
然后被炸号
国王的名字响彻云霄了简直是

在朋友圈发了声援弦子的话,说到一句“就像我妈一开始也不相信我一样”,当时猥亵我的人就立刻来找我,问我是不是遇上了职场性骚扰。是觉得我不敢告诉父母?还是觉得我不会告诉他们呢?没回复,真的很讨厌这一切。

仓颉 boosted
仓颉 boosted

绳缚初体验 

微博旧文搬运 2021.7.10
(ps 对于不了解或者想尝试绳缚的人,请听podcast《神爱玩财》第五期——被绑也是技术活)

在上海体验了一场绳缚,带给我的体验和喜悦绝不亚于一场很棒的性生活。

和绳师建立最基础的信任关系是很重要的,这和SM有点类似,需要确定关系的边界。前期的沟通中,她问我希望是什么样的感觉,以及自己的喜好的形式和不喜欢的东西。我用了一个很抽象的形容,我说希望体会到被爱包围,被紧紧束缚,紧紧相拥的感觉。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个灯光昏暗,放着舒缓音乐的房间。绳师把绳子打好结,整整齐齐放在床上,我带着对于未知的好奇,交杂着一些不安的情绪,安静地在一旁等待。
不一会儿她说开始吧,话音刚落,她猛地把我抱在怀里,边抚摸边熟练地用绳子捆上我的手腕。对方征服的张力呼之欲出,我有些不知所措,一直在想“啊,很久没人这样子对我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一开始绳子是很松的,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她把我换了个姿势,整个人躺在她怀里,绳子也开始从手臂向躯干延伸,跟随者音乐的节奏,我被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在绳子穿过某些部位的时候,我头上一阵发麻,有那种触电般的感觉。此刻我和她被这条绳子紧紧相连,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还有她对于我的专注。那种全身心的投入和在意,是最让我动容的部分。

后来她拿出丝巾把我的眼睛蒙上,手腕处的绳子也逐渐收紧。她用绳子把我的双手牵引至头顶,又慢慢往上拉。这一瞬间我体会到了强烈的羞耻感,我的身体不属于自己,我无法去控制。但在这背后也有我隐秘的快感,控制自己太累了,不如把主动权交付给别人的M心理。

身体被折叠成各种姿势,手和躯干被网状的绳子连接,绳子慢慢爬到了我的双脚。绳师用绳子轻轻地穿过我的脚趾缝,摩挲带来的刺痛感让我又一次头皮发麻。最后的绳结比较大,她生怕弄疼我,温柔地扯了出来。就像红酒开瓶那样,经历过阻碍的阶段,后面是无尽的惬意。
我从来没关心过自己两个脚趾之间的感受,但竟然有人能关心且在乎那些微小的部分。在那一瞬间我真的体会到被爱,被悉心对待和照料,这是我一直以来期待的东西。
(未完,见评论)

在去下一个海滨城市的路上。

昨天晚上我们走了一整天,我好累好累,登上山顶发现竟然不远处就是海滨浴场。住在海边真的好奇妙,穿过两个马路,居然就到了沙滩上。

我们脱了鞋走进海里,我把长裙卷成超短裙,海浪好温柔,一下一下拍打我的腿,偶尔溅起的浪花弄湿我的裙子,我配合浪花的表演小声尖叫。

我说如果是住在海边,谁还想用跳楼的方式自杀啊?
我说我觉得我好幸福。被海水温柔包裹着的时候,真的有点想哭。

脚埋进流动的沙子里,期待能和海水永远待在一起。可是这样的海,九点下班。

仓颉 boosted

伊藤诗织诉山口敬之性侵案,前后7年时间,上个月安倍晋三遇刺当天,最终裁定结果出炉,伊藤诗织胜诉。
这结果并不能说明,日本司法体系在面对性暴力幸存者时,有多么人性、先进、完善,而只是伊藤诗织有着超人卓绝的意志力,为自己赢得艰难的胜利。山口敬之作为安倍生前的御用记者,拥有无比强大的人脉网络,横跨政界与媒体;从立案、侦察到诉讼阶段,伊藤诗织面临无数阻挠、谩骂、威胁、恫吓,甚至亲人的不理解与疏离。她也曾想尝试遗忘,但面对暴力与伤害,也许只有正义才能稍微稍微治愈那个已经不再可能天真、单纯的自己。如果某社会的生存法则是,人生来就该掌握如何避免性暴力伤害的常识,那这样的社会,是残酷、黑暗与荒诞的,不值得出生。
弦子走到今天,已经坚持四年。我深知希望渺茫,甚至无法说祝她好运。我只表达,此刻我仍与她站在一起。

仓颉 boosted

如果要开一门课,给外国人讲解中国的政治文化,整个学期可以只讲一句话,那就是“孙中山会说蔡英文是不肖子孙”。把这句话理解透了,中国当今的意识形态也就理清楚了。真的,这话信息量太大了,我稍微一想,就能整理出一个1学分的课纲(6讲×3课时):

第1讲:现代中国的法统问题——孙中山是怎样被抢来抢去的

第2讲:政权合法性背后的父权意识形态——"国父"与“不肖子孙”

第3讲:不肖为什么是错的?——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复杂关系

第4讲:“不肖子孙”适用于女性领导人吗?——当代中国语境中的“荣誉男性”现象(兼论优秀女性是否应该被称为“先生”)

第5讲:继承与转变——民选领导人的新型合法性与历史法统的继承问题

第6讲:历史虚无主义与合法性的焦虑——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对历史的重建

年下好就好在我快累晕了他还有心情做爱,体力完全跟不上。

青岛,一个做核酸要排两小时的地方。

仓颉 boosted

WSJ 提及中文长毛象的全文: 

cn.wsj.com/articles/%E9%9A%8F%

随着中国加强控制社交媒体,一些用户在网上另寻他所

当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之一微博(Weibo)开始在网络上显示IP属地时,Iris Lin决定是时候离开这个平台了。她称,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导致互联网用户受到骚扰,失去隐私让她觉得受到威胁。微博是类似Twitter的平台。

25岁的Lin住在中国,她说,这只会让敢于发表意见的人沉默。她称,再试图留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已经没有意义了。她表示,是我们的祖国在赶我们走。

今天春夏有一批中文用户离开了中国一些大型社交媒体网络,Lin是其中一员。这些用户离开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在4月份采用新规定,要求用户确认身份,并显示他们的IP位置,外国用户显示所在国家,大陆用户显示所在省份。

上述规定对于一些用户来说是最新冲击,这些人此前就已寻求离开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设法到网上其它地方栖身。他们称,网络审查和骚扰的程度已经变得无法忍受。

许多人现在正试图在其他网站上重建社交网络,并说服其他人也这样做。

最近在中文媒体用户中流行起来的一个网站是长毛象(Mastodon),这是一个基于开源软件的微型博客网络。根据一个追踪该网络上中文用户的自动程序,4月底至7月中旬期间,长毛象的中文用户增加了逾5.1万。在全球范围内跟踪不同社交媒体网站的使用情况难度很大,因为许多公司并不公布用户的国际细分数据。

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如微博和豆瓣,面临监管机构要求其控制网站上内容的压力。豆瓣有一些与Twitter和Reddit类似的功能。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上周六表示,今年前六个月约谈近3,500家网站平台,并对其中283家网站平台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罚款处罚。

监管机构因微博出现被认为违法违规的内容而约谈了其代表,针对豆瓣“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未尽到审核管理义务”,监管机构约谈了其代表。监管机构对这两家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罚。去年,监管机构认为这两家公司对内容审核不严,对其处以总计345万美元的罚款。

这两家公司以及国家网信办均未回应就本报道置评的请求。

4月微博表示,开始显示用户IP所在地,以打击虚假信息传播及保护用户权益。豆瓣开始要求海外用户通过中国电话号码或他们的身份证来验证身份。两家公司实施这些措施两个月后,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通过了一系列新规则要求进行这些调整。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一名29岁的中国学生说,由于这些新规定,他在使用豆瓣12年后决定放弃这个平台。这位学生说,如果说之前我是对审查制度感到绝望的话,这次我被激怒了。他和上文提到的Lin都转向了长毛象(Mastodon)。

到目前为止,用户流失似乎并未侵蚀微博和豆瓣的整体用户数量。虽然两家公司在4月和5月都流失了用户,其中微博流失了2,700万,豆瓣流失了27.8万,但是根据中国互联网数据追踪机构Analysys的数据,两家公司的用户数量自那时起均有回升。根据Analysys的数据,6月份微博应用拥有4.76亿月度活跃用户,豆瓣有1,170万。

目前尚无法确定讲中文的社交媒体用户是否正在逃往其他主流网站。Twitter称其不公布国际用户数量。Meta Platforms Inc. (META)和Reddit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Myles Wang是澳门的一位大学教授,在豆瓣上,他的发言曾在参与社会科学和政治讨论的用户中很有影响力。他说,他选择长毛象而不是Twitter,部分原因是担心在国外主流社交平台上有影响力会危及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根据一项基于公开资料对中国言论犯罪记录的统计,近年来,有100多名中国公民因在Twitter上发表政治言论而被捕。

Wang说,这就是为什么长毛象是一个避难所。

长毛象是一家德国软件开发商在2016年创建的,提供类似于Twitter的功能,但允许用户加入各种社区,这些社区托管在不同的服务器上。现在,大约有15万名讲中文的用户使用长毛象,入驻了其中的100多个社区。

已离开中国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表示,他们做决定并非只考虑到能否讨论政治。很多人都说,他们只是想在一个给人以更友好感觉的环境中讨论自己的爱好、烹饪或家里的宠物。

中国音乐人梁欢2020年依托长毛象服务创建了社交网络Live Bar,作为微博的一个替代品。2018年,微博对梁欢的账号作暂停处理,他失去了与200万粉丝的联系。他描述了在意识到再也不能分享音乐、诗歌和搞怪自拍之后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梁欢说,我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了。

随着长毛象受欢迎程度增加,该服务也引起了中国互联网相关政府部门的注意。梁欢说,Live Bar问世六个月后就在中国被封了。其他一些高人气中型站点也在近期中国用户大量涌入的情况下于6月被封。

多个长毛象站点的管理员表示,自那以来新用户增长已放缓,主要是因为中国用户现在需要使用VPN来访问那些被封的站点。不过,新站点不断涌现,与中国审查机构玩起了打地鼠游戏。一些站点很快创建了复制版,在中国境内无需使用VPN即可访问。

长毛象的一些早期用户说,他们对于在该网络上重建充满活力的社区充满希望。34岁的软件工程师Leon Zhu两年来一直试图把他的微博好友带到长毛象。Zhu说他认为,言论自由在中国被持续侵蚀将促使更多中国互联网用户——哪怕是不关心政治的用户——来到长毛象。

Zhu说,我觉得,在长毛象我不是难民,我是一个定居者。

临出发前两小时我们市筛出一例,还是从我们要去的地方回来的。两个人焦虑到在家深呼吸,最终呆不下去提前半小时出门。最好是给我没事让我顺利,真的为了这周付出了很多。

仓颉 boosted

给打字时喜欢听敲击键盘声的人推荐一下Tickeys,介绍是“找对打字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它,每次换了电脑都会第一时间把它下载回来。
平台支持macOS/Windows/Linux.
mac上目前音效有八种,比较有趣的是剑气和星球大战,我比较喜欢打字机。Windows上好像比mac上少几个音效,但之前会多个钢琴音效。可以调节声音的轻重和音调。
喜欢的话还可以进行捐助支持w

下载链接:yingdev.com/projects/tickeys

#长毛象安利大会

仓颉 boosted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仓颉 boosted

住美国看美国新闻,基本上日常看到Pelosi,但从来没留意她的年龄,她的衣着,甚至没有想到过她的性别(美国的女政治家也太常见了吧)。反而是这次她访台,发现远东的媒体和观众们,提到她总要花20分钟评论她的年纪,衣着和性别,不禁觉得刺耳和culture shock,你们为什么不这样评价男政治家呢?

仓颉 boosted
仓颉 boosted

再播报一则feel good news吧:在roe v wade在最高法院被推翻,“堕胎权下放到州”之后,全美第一个在堕胎权上进行全体投票的州,堪萨斯州,pro- choice赢了。
肯萨斯州,2016、2020连续两次大选都投票给了川普,两议院代表人里六个有五个都是共和党,如此深红的州,居然以远超预期的选民投票率投出了59%的优势。
在大法官终身制这么糟糕的环境下,基层民主仍然发挥了自我纠错的力量,简直是我一个万万没想到的大惊喜。

新闻来源:apple.news/AQe96AwQGT8Wdt1Vkcy

仓颉 boosted

看科普视频,问:其他雌性哺乳动物也有月经吗还是只在发情求偶期行经
专家:其实流经血这件事在哺乳动物里是比较罕见的,很多动物都把子宫排出物重新吸收了
我:操他大爷的真是进化的失败

昨天晚上累死了,今天早上爬不起来,去地铁站的路上大腿酸的有点发抖……干嘛这样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