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遇到难事来问建议,问完之后要反着做,做了之后发现错了又要来问,问了之后依然反着做。既然自己那么有主意,为啥要一遍一遍的来要建议,我服了。

吐槽。 

以前我真的是很想逃避一切,所以我会希望我的焦虑症永远不会好,这样我就可以一直把它作为向别人解释我的「怪异」行为的理由。比如别人说我胖了,我可以说是吃药造成的;比如别人说我怎么不爱社交了,我可以说是因为我生病了……我总是故意让自己不好起来。

然而现在因为身体因素,我担心自己会患上更严重的病,我想变好了,却真的感觉到很无力。这种感觉就好像一直有无形的东西使劲拽着我,不让我往好的方向走。目前这种阻力感真的很强,然后我又开始恨自己为什么之前那么「作」,于是焦虑症好像更严重了。

每次创作到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毫无意义时,我就会听一听我个人觉得有力量的歌,过不了多久我就开始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有那么一点意义的。

朋友圈里出现了一个我很讨厌的一种人。

俄罗斯第一次向乌克兰开炮那天,她发了一条朋友圈,说「一觉醒来,窗外下起了大雪,乌克兰没了。」紧接着又发了一条「愿世界和平」。

不知为何,这两句话越看越不舒服。她的文字看起来好像「乌克兰没了」就和「窗外下起大雪」一样程度的惊奇事而已,也可能还没有「窗外下起大雪」那么惊奇。

昨天我在长毛象里吐槽了一下最近越来越反感频繁在朋友圈发自拍照的女生,感觉就是在炫耀自己的价值。今天便看见上文提到的那个人发了很多的自拍照,顿时觉得对她更反感了。继而又觉得她之前提到乌克兰和「愿世界和平」就只是想体现一下参与感而已,有很强的表演痕迹。

最近真的有点受不了看到有人在现今发生的各种糟心事下还能岁月静好。我想起那些在地铁里呼吁大家持续关注八孩案件,还有那些为人权、和平呐喊的人们,他们会不会感到很无力?看着微博上和朋友圈里,那些仿佛这个世界发生的所有糟糕事情都与其无关的那些人,我只觉得他们冷漠。

也许是最近看这些糟心事看得太魔怔了吧,也为自己无法做任何事,无法帮助任何人而感到无力和绝望。然而别人选择要怎么生活那也是别人的事,我没有理由去指责他人。

哎。

今天问了一个在上海的朋友的近况,说到上海封城的事,他说如果上海在刚出几个病例时就严格封城,也就不会搞成今天这样。

怎么说呢,本来以为我们一直很聊得来,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观点都基本一致。现在却觉得跟他隔了好厚的一堵墙。

布貓 boosted

现在真的是产生了一种挺严重的被害妄想了。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截图,是人民政协报发的,内容大致是主流媒体要对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如「独立女性」「丁克」等减少报道或不予报道。真的叹为观止甚至想发一个集体拍手的表情包以表佩服。

前几天还有什么共青团说要抵制极端女权,但是仔细看了一下他们说的所谓的「极端女权」更像是:只要你是一个女人,你就是「女权」。一旦你说不想被歧视,就是「极端女权」。

其实从另一方面说,对于这些媒体写的文章,人们信不信都是自己的选择,对自己或别人当下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在这个地方呢……嗯,不展开说了。

笑死,微博品客的逻辑就是:你说的跟我想的一样,说到我心坎里了,你就是有良知的中国人,感动得一塌糊涂了;你说得跟我的认知不一样,你就是背后有资本的!是被操控的那啥势力。牛逼的。

吐槽。 

真的很想吐槽。我觉得艺术创作者想表达什么,想做什么形式的作品都应是不受限制的。但是在这里做什么都要受到限制。
现在在做作品之前还要严格的自我审查一番,真的痛苦。
姑且把这叫做「被迫式行为艺术」吧。

布貓 boosted

现在大家说话都是有一个「语境」的,这也可以翻译成有一个「隐藏的前提」。但由于它是隐藏的,所以并不是任何人都知道有那么一个前提的存在。 比如在简中发言说「不要生孩子」「不要靠近男人」,如果去掉前提,那么感觉这些话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约束女性。 可大部分说那些话的人都是在简中语境下发言的。发言的人默认大家都有一些「共有知识」,所以直接说了结论。但一些不具备相同共有知识的人就只能看到结论了。 (具体举例可以展开折叠看) 

共有知识 1:
这里绝大多数男人都父权,父权男是很厌女的,靠近厌女的人会变得不幸。

共有知识 2:
各种社会事件让我们看到跟厌女的人打交道的代价是极大的,所以即使男人不全都是父权厌女男,但试错成本太大了。

得出结论:
不要靠近男人。

共有知识 3:
孩子的生存环境太差了。压力也会一代比一代更大。

共有知识 4:
有了孩子,女性被剥削的概率更大,社会和家庭都会以孩子为理由义正言辞地剥削女性。

得出结论:
不要生孩子。

碎碎念 

以前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些没有精神疾病史的人突然就自杀了,我觉得很多事情处理起来比死要简单。死还会痛,还会担心死不掉,残了,有很多风险。现在我觉得,虽然遇到的都是一些很小很小的事情,但都真的足以逼疯一个人。比如我自己最近,遇到的也都是一些特别小的事情,但是全部堆积在一起真的要崩溃了。这种时候真的觉得死要比一直承受这些事情简单多了。不过,我暂时还是挺怕死不掉的,也没那个勇气。

疫情真的是把我的焦虑症给逼复发了。

突然觉得「磨合」这个词真的很有问题。一般会说「感情是需要磨合的」。我觉得「磨合」这个词给人的感觉就是「牺牲」「妥协」,是给自己的「受虐」行为找一些「合理」的借口。

想到之前有人解释「磨合」这个词的时举了一个例子:就像女孩子穿高跟鞋,鞋子非常漂亮但是会磨脚,但是耐不住喜欢,只能一次又一次穿它,等脚一次又一次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再结痂好了之后,受伤的地方就变成了厚厚的茧,再穿这双鞋子就会舒服了。

恕我直言,一双鞋子再好看,但是穿着非常磨脚,非常难受,那只能说明这双鞋子并不适合你,不适合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强行适合?或者说,这双鞋子就是徒有外表,根本不实用。那要这样徒有虚表没有内涵的感情来干什么呢?

所以,为什么有「感情是需要磨合的」这种说法,并且很多人都相信呢?我觉得这句话更像父权拿来给人洗脑的。

布貓 boosted

看了才知道,原来我这叫「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这名字一看就是容易让人有强烈的刻板印象的词。我一开始以为等同于「中华田园女权」,结果完完全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其实就是反剥削,我就觉得「家庭」概念是用来剥削人的。

「男主外,女主内」「家务活就是女人该做的事」「女人的任务就是相夫教子」全是剥削女性的洗脑套话。就是让女人给所谓的「家庭」成员免费当保姆的。很多蛆想和女性结婚的最大动力就是想要一个免费保姆。

婚后性行为不需要同意也是一种剥削,蛆的思想就是结婚了就可以随便发生性行为了。

很多在「家庭」概念被洗脑久的女人也会出来洗脑年轻女性,教导他们「女人就是要学会持家」,有种奴隶头子出来给新奴隶说「奴隶就是要好好干活,这是我们的天职」的感觉。

Show thread

想起东航飞机失事后的几天,网络上涌现出一群喊着不该过多过问失事细节、不该过多关注遇难者家属的狂热群众,说去采访他们就是二次伤害,就是吃人血馒头。

我在想,既然这些狂热分子们这么喜欢替别人着想,生怕遇难者家属被这些「恶意报道」中伤,那最近……悼念的蜡烛表情满天飞,点开各大app首页全是黑白色,这不是更让那些遇难者家属无时无刻都要想起事故中去世的家人嘛……怎么这时候…狂热群众们却消失了?怎么不跳出来说官方吃人血馒头了?

突然发现,反感国内对MU5735的评论的一大原因是很多人借由别人的苦难来做文章,文章内容大致是这样一种感觉:一个腿脚正常的人去医院看望一个因灾难而被截肢的病人,在病人的面前说「哎呀,你看你腿都没了我还活蹦乱跳的,我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要珍惜当下」。极度的自私自我。

想起来在国内从小的教育就是这样,不论在家里还是在课堂上,父母和老师也总是告诉我们别的小孩过得有多惨我们多幸福,告诉我们要知足。久了之后就会形成拿别人的苦难来感怀自身的思维习惯。

飞机失事无疑是让人感到非常沉痛的事,但更让我难受的是各种社交平台下的评论,表演型人格显露,又开始疯狂展现自己的演技了。我在想,既然这些人表现得自己这么关注人间疾苦,怎么铁链女的事他们沉默了?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