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我的「绿茶」行为 

01. 和笨蛋男生约会。我问华为手机的前置镜头是不是真的能把人拍得很好看,笨蛋男生打开相机把手机递过来说你可以试试。我拍了一张做作但漂亮的自拍把手机还回去,笨蛋男生没有删掉。

02. 和笨蛋男生约会结束,在地铁上要分别。下车之前我说你要抱我一下嘛,笨蛋男生说好呀,然后就抱了一下。车门开了我下车头也不回就走了。

啊,真是快乐馁 :aru_3011:

宝贝,你马上就不是九十几岁的孩子了,别幼稚了,哪有什么「永远」呢。

我竟然突然想起来到长毛象来看看,之前大半年我都仿佛失忆了一样把这里忘了!

上学时候每当辅导员或者《形势与政策》老师(有时候这两个角色是同一个人)发表傻逼言论的时候,总有不少同学真诚地鼓掌发笑,散会后还当成经典回放不停回味。现在终于明白这些同学是为谁培养的了。

Show thread

有时候看到魔法部赵师傅和他同事的竖屏视频,他们阴阳怪气表情诡异,背景还是笑起来真好看之类的傻逼音乐。长到这个年纪,我终于见到把各种傻逼元素集合在一起的傻逼综合体,死而无憾矣。

我每个白天都在昏睡,夜晚看 Shameless 看到哭泣。我感觉很难撑下去了,没有钱,记忆减退,我想去找个洗猫洗狗的兼职,或者遛狗,捡狗屎。

负责给我家这片儿送快递的各家师傅,都有特殊的窍门技术,每次一阵暴风骤雨的节奏,使我以为房间里有人藏毒。

如此看来,两个亲自那位真是够幸运,都已经那么亲自了,还没能亲自染病。

我特别想大喊大叫,但是因为血压高,大声说话都脑袋疼。我什么也不想说了就。希望出门能被车撞死。

我真是前一辈子干了罪大恶极的事才会被生出来。

我还没学会做坏人,就已经开始做坏事了,我感觉很被动。

工作中我常感到惶恐,对于给有名气的导演、制片干活产生一种「我不配」的念头。对于如何让自己「配」,我又不知道方向在哪里。我变成了一个刻苦努力不会 say no 的人,自己已经没了。

健身房人士在卖卡卖课的时候都是市场经济的精英,会员需要转卡转课的时候又变成了官僚主义的好球员。真是好嗨厉害。

我希望能非常有钱,可以通过花钱来避免沟通。这样同时带来的好处还有,能节省下给自己治疗心脑血管栓塞的 ICU 费用。

现在已经到了玩益智小游戏都能迅速发现政治敏感点的地步了。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