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是看人就fo的鹅,不定时诈尸,看见吃的就一拥而上,喜欢香香软软妹妹跟可口脆皮鸭
要是有压力不想被fo请自由移除 :mascotyyyyy1:

李老师说好的争取每周发一首新歌呢?本周没争取到吗?trust no one. 十分好奇不相信爱情的艺术家能写出什么样的爱情歌曲。 ​​​

李老师真是,三次元带着纸片人的气质,当场表演一个脆弱坚韧,看一回续粉一回。 ​​​

大波浪绝了。刚看到恰饭歌词,还说能一直笑到双十一,万万没想到是套了02的曲子。
给不爱剑的一位姐妹介绍一下02,这首歌原名Chinese live in HK,收录在首张专辑。结果因为种种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拖了大约一年,从专辑名到歌曲改了一大轮才得以面世。这首排在第二的歌曲改名02,这句歌词也去掉了。这首歌在现场演出很多,在哪演Chinese就live在哪。今年几场草莓,更是改成了artists live in xx,哈尔滨就唱得辛苦,不知道以后要是巡演去了呼和浩特老李咋办。
老李唱英文歌歪腔邪调,唱中文歌阴阳怪气。我恭喜你发财那句简直了,完美代入don't try again & again。后面更可怕,一群小朋tong友gong齐齐合唱:中国的工厂 香香,1元的厂货 卖光。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我们会进厂打工卖货。
在这个晚上,我仿佛更深刻地理解了大波浪的底色是悲伤和愤怒。以及大波浪怎样恰饭都能恰出b级片的cult气质。

鹅亥鹅 boosted

golden delicious apples, painted by royal charles steadman, 1929

Out of Africa润唇膏好好用,奶油橘子味儿,好闻,冷的时候不太化得开,硬硬的,不冷就很好用。嘴唇涂什么口红都不干,不用打底直接涂、十分顺滑。会回购!

鹅亥鹅 boosted

每次听梁祝都听得我眼泪哗哗地,救命,这还是个大一的学生写的...得是个天才啊……

鹅亥鹅 boosted

诚挚安利阿玛尼405,橘红色一层金光,唯有牡丹真国色,涂上就是杨贵妃。 ​​​

鹅亥鹅 boosted

………很多看似理所当然的东西其实都是不久之前才争取来的权利,人类忘性太大。比如68年之前很多欧洲国家的妇女未经丈夫许可是无权出去工作或在银行开个人账户的,直到七十年代女性选举权才变得普遍。斗争得来的东西,当然要靠斗争才能保住。 ​​​

偶然了解到喜欢的乐队主唱是双相。我对特定人群没有特殊看法,我明白心理疾病给人带来巨大的痛苦,不亚于肢体上的病痛,祝愿他们能够治疗得当,早日康复,笑着活下去。
我相信老李一部分的个人魅力与他的精神状态有关,比如暴瘦,以及他体现出的矛盾感和疏离感。很多创作也是围绕这个主题,no such disease舞台真的没毛病,压抑、狂躁、痛苦挣扎、自我怀疑,就像行为艺术。他在一些访谈里说过自己的问题,做乐队压力大,他又很执着,也许是性格使然,陷入丧的状态,还是那么拼命做想做的事。乐队的风格也是丧。他个人气质和音乐风格就很统一,综合起来总有一种燃烧生命不顾明天的感觉,晚上听了会睡不着。但另一方面,又觉得他敏锐而清醒,做事有目的有逻辑,还很现实。不过一个人可能只让别人看到他想被看到的一面,也没有什么好揣测的。
希望他能看见太阳,看见月亮,也能捡起六便士。

鹅亥鹅 boosted

“云浮青山巅,雪落白螺杯。
绿蚁新醅暖,斟来犹恐浅。
酒空抚衣笑,独醉歌寂寥。
何须引伴和,世本清音少。 ”
“披发白衣笑青穹,
翠微云巅听暮钟。
自题风雨楼头客,
凭栏独唱大江东。”
“镇日尽听古人说,
片语只言费琢磨。
怎如纵意好行乐,
春色天然到几何。”
“独行倦步,斜薰半天暮景,风片绸缪。正叹梦时成欢醒便休。
恰是谁,踏歌扶醉。笑揽红袂遥指处,碧树凋尽清秋。 ”
“十五负手吟,出口气何雄。
独邀白玉璧,未羡黄金城。
拥书觅旧赏,布衣亦从容。
江水不可止,浩荡寄南徵。
昔人骨成烬,陌头化春风。
今我生娑婆,心事一何同。
君与我心照,恨我不相逢。
醒時无相見,醉后愿会盟。”
想我十五六岁时写东西,实不可谓不疏狂,流水归流水,打油归打油,到底胜在意气不平胆气壮,单枪匹马走清秋。
怎么如今就折堕到这一般样。
是啦,改天忙过去了应该好好翻一翻,虽是敝帚,也须自珍嘛。
发觉写日记真是好习惯,纪实。比如我一直以为我是大学里才豁开饮酒,这么往回一看不要紧,原来起小儿就是酒鬼……

努里耶夫的《阿波罗》片段真是纤细到指尖,我觉得那是一个忧伤的美神,而不是热烈的太阳神。

唉我超喜欢我的朋友。
聊到她青少年写的旧诗,她给我解了一首,讲解语比原诗要更美(朋友听了可能想打我)。
原诗没有征得同意就不放出来了,我复制一下朋友的解:

旧年我曾豢养过一条红鲤鱼,
看它常在明净水中摆尾游弋。
夜晚水上的涟漪微微映照月色,
一时它破水而出的鳍搅乱了水面北斗的星影。
昔年有人曾歌水仙已乘鲤鱼去,
长风破浪逐向东天日出的海地,
而那去向蓬莱的旅途无人可记,
黄鹤又曾不曾负她归来?

饭堂的豆瓣酱茄子好辣,可是很香。吃完喉咙遭殃了

时间轴上出现了另一只企鹅的踪影 :0080:

饭点了,想吃香掉牙的小酥饼和玫瑰烤馕

是看人就fo的鹅,不定时诈尸,看见吃的就一拥而上,喜欢香香软软妹妹跟可口脆皮鸭
要是有压力不想被fo请自由移除 :mascotyyyyy1: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的网站自然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