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boosted

昨晚我们三个西安人痛骂西安一晚上,一想到还要在这破地方呆三年多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读完《厌女》激动到全身发红,感觉来了场从头到脚的淋浴。

boosted

这周末也打算去地铁表态。虽然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但今年早就在想,不要再躲在书本背后,要去前线身体力行地抗争。

一些问题 

刘强东强奸案之后我再也不用京东,拼多多员工猝死之后也卸载了拼多多,西安地铁这件事后我想到去坐地铁就膈应。但是这些行为并没有实质性作用,只能用于自我安慰。莉拉知道了阿奇勒肮脏的财富来源后感到愤怒,但是当你发现这一切难以躲避的时候,你要怎样维持自己?

听见舍友在讨论西安地铁的事。她们说这和性别无关,又说如果自己如果遇到这种事会很绝望。
可是这件事和性别没有关系吗?要是对方是个男的,哪怕是个一般体格的男的,这个保安会这么处理吗?他会撕扯对方的衣服内衣吗?会有一个有同理心的男性看见这件事情之后想「要是这发生在我身上我会很绝望」吗?
站在性别的角度看见了真实存在的不合理,但有人不想看见这些。他们说你激进、说你极端、说你挑起对立。普通的女孩和你割裂,她们说服自己这和性别并不相关。这大概也只有她们自己相信。

boosted

teigger warning: sexual abuse,sexual assault.
🆘求助🆘
请求大家帮忙转发和捐款!
我的一位朋友在上海留学毕业工作后,被上司利用上下级权力悬殊,对她进行性骚扰,和拖欠工资长达四年。现在我的朋友患有严重PTSD,生活十分痛苦。她曾多次在上海报警和起诉,但是却被上司反告名誉权纠纷和财务纠纷。现在我的朋友无法支付开庭费用,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感谢大家。

以下是案件的时间线和朋友的微信付款码。(因为时间线上附有的付款码不清晰,所以补充了一张大图付款码。)

微博链接:m.weibo.cn/7522498051/46252868

boosted

垃圾桶 

试图和一个把母狗、打拳、公交车挂嘴上的舍友辩论是我失败的起因,突然恍然大悟她怎么会有那样成天恶言恶语评价周围女同事的男朋友还难舍难分了。

一大早被骟人气得半死。
前两天有警察来我们宿舍楼,今天才知道是一个别的楼的男的假装查宿往女生宿舍安针孔摄像头,女生和学校反应学校不让报警,女生就自己报了。
听说早上四个警察押着那个男的指认现场,电脑里录像都是按宿舍号排好的,那个男的随身携带偷拍设备。他之前就被成电因为偷拍退学,后来又被我们学校招进来🤮
然而学校里静悄悄的,现在连那个骟人的名字都问不到。

又一次做到了这篇听力。
那天中午还因为动漫里的厌女剧情吃不下饭,和不能理解的对象交流无力,昏昏沉沉去考试。然后在考场听见了这段,感觉又被注入了火焰。现在我可以不在意他人而be radical,可以轻松地表达不满和愤怒,虽然还在挣扎但已经走向自我接纳。

早上急着上课时发现月经杯取不出来——让我翘课的理由中最不想经历的一个。

因为支持弦子而被一个宣称爱女护女的实例拒绝,我真的感到遗憾。

boosted

爬上各位的时间线,向大家安利肖美丽的淘宝店:独品商店!
这家店有很多女权主义理念的原创设计,比如非常流行滴“女权主义者长这样”T恤,全球狂销3000件 :blobcry: 穿上它就是一种无言的宣示:我们女权主义者就在这,你看不到吗?
独品的手机壳系列也卖得很不错,我特别喜欢它的概念:把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神祇设定为女性。想要升学的可以买文曲娘娘,想发财可以买女财神,想转运的可以买转运星君,我现在最想买的是阴帝和高潮仙子 :blobcry:
我刚刚还发现了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同款假领子,含泪下单了一个表达我的敬意顺便想试试搭配她家的“劳工神圣”款夜光黑T恤会不会让我在蹦迪时成为全场最亮的崽。

肖美丽是一直为女权运动和女权社群做出贡献的人,“有点田园”播客的主理人,也是昨天热搜中“在火锅店提醒男子不要抽烟反被泼不明液体”的当事人。这件事美丽明明是受害者,却被某些疯狗男权和粉蛆围攻、被新浪连夜炸号。一个女性不应该因为维护公共空间的基本权利而被攻击,我没法杀了王高飞,只能买买东西表达支持了。

图三是一个男权笑话,点开获得一秒快乐。

事情是这样的:
这几天心理状况很差,经常在焦虑低落平静狂喜之间快速转换往复,于是报复性地看小说,但看《使女的故事》似乎并不能起到什么积极作用。于是开始补偿性睡觉,还没睡着就开始无缘由地哭泣。
今天,这一切又将周而复始。

被最爱自己的人当做武器攻击另一个爱自己的人有合理性吗?

男人,一种极其擅长逃避的生物,却被普遍认为擅长解决问题。
他们总是认为自己遭受了巨大的冤屈,不被理解,忍辱负重。但当你想要和他们直面问题的时候,他们却表示「我和她没什么可谈的」。接着就是换着花样的躲避。
人总是会美化自己的形象。但是当他的回忆和我的记忆冲突的时候,我越发看清了他看不见的东西:「我妈从不该和他在一起。」

昨天是三个人过的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愉快的年夜饭,不用客套,没人喝酒说废话,简直就要成为我印象中最美好的一次了。
直到看了春晚,我才知道这还是令人作呕的一年。

昨天看亢奋特别篇直接打开了我的坏情绪阀门,一躺在床上就开始哭,最后哭到睡着。
今早醒来什么也不记得了,连昨晚哭过也不记得。

婚姻制度还是没了比较好。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