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守口如瓶”看上去是一种怯懦的行为。每当我读到山达基教会(Scientology)的信徒对批评者骚扰不断,或者抗议以色列侵犯人权的人士被贴上“反犹太人”的标签,或者研究人员受到DMCA诉讼威胁,我内心就有一个声音在高喊:“好吧,你们这些混蛋,让我们来说清楚。”可是问题在于,“不能说的话”太多了,如果口无遮拦,你就没时间做正事了。为了与他人论战,你不得不变成一个语言学家,比如诺姆·乔姆斯基。

“守口如瓶”的真正缺点在于,你从此无法享受讨论带来的好处了。讨论一个观点会产生更多的观点,不讨论就什么观点也没有。所以,如果可能的话,你最好找一些信得过的知己,只与他们畅所欲言、无所不谈。这样不仅可以获得新观点,还可以用来选择朋友。能够一起谈论“异端邪说”并且不会因此气急败坏的人,就是你最应该认识的朋友。」

划一个小记号。

「从长远来说,人民的眼睛确是雪亮的,然而当他们受到欺蒙之时,盲目而冲动的群众,可以和暴君一样的糊涂,一样的残酷。但隔得远了一些,自己的生命财产并不受到直接的影响时,人们就可以冷静地思考了,所以除了北京城里一批受了欺骗的百姓,天下都知道袁崇焕是冤枉的。连朝鲜的君臣百姓也都知道他的冤枉,为他的被害感到不平。」

看《袁崇焕评传》看的一肚子气睡不着觉,金庸的小说还没这么大劲呢。

贝爷切腹 2837 次以后,不存部重新回来了。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