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Bilingual: Chinese-English. 但其实是语文年级倒数第一记录保持者(请不要对我的文笔抱有太大希望)。

不敢在认识的人面前说的浅薄爱好(排名不分先后):读书、学习、科研、喝酒和健身。和以上爱好无关的 flag 80% 都会倒掉的口嗨达人,但是还是不断地在立 flag。

觉得自己特别好看的自恋海。

Pansexual, currently in a straight relationship.

猫毛过敏的猫咪爱好者。其实只要是毛绒绒我都爱,吸 sea otter 简直上瘾。

关注取关都请随意,我们来到长毛象本身就是为了一点自由。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今天考完和基友一起去了一家没什么人的小 pub ,炸鸡啤酒红薯条直接起飞!

考完了考完了我觉得我能满分,但是保守一点就 95+ 吧。

今天把锅烧糊了,但是我的一位美丽朋友看了照片说:“竟然有点像星空,蛮好看的。”

呜呜呜呜呜她眼里的世界太美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睡啦,明天考写作流行病学读作统计学的期中。

Wish me luck!

对着原价税后一百多,三十刀买到的二手化妆镜傻笑一天了。

这清晰度也太美丽了。

Show thread


感谢 PPT 可以 export 成视频,不然我已经被流行病学教授的配音 PPT 杀了八百遍。

最近本校很多留学生回国,各种二手物品大甩卖。三折捡了非常棒的可打光美妆博主版化妆镜和白色 kitchenaid stand mixer,我升华了。

试着用「你知道一年要死多少缉毒警察吗」以外的思路聊聊毒品问题。

很多人听到「毒品使用合法化 (legalization)/除罪化 (decriminalization) 」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任何政府会想要让一个有害的东西的使用变得正当」。这里不从医学角度谈大麻的特殊性(以很多指标看其成瘾率远低于烟酒且有医疗价值),而是从犯罪学的角度聊聊毒品(而不只是大麻)的有关政策。

不同政府的毒品政策的宽松跨度相当之大,而这些不同政策的背后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即「是否认为毒品的交易和使用在管辖区内是可以大幅降低甚至消除的」。至少在西方犯罪学界,许多人对这个问题都持悲观态度。因为很多采取相当严厉的毒品政策的国家,比如中国,在减少毒品的使用上其实都收效甚微。

暗网上有一个很大的国际毒品交易站点叫「the Silk Road (丝绸之路) 」,可以被看作是毒品界的 Amazon。如果现在问,「若有足够的技术支持,政府应该选择关停这个毒品交易网吗」,你会怎么回答?

绝大多数犯罪学家对此给出的回答都是「No」。理由是,捣毁线上毒品交易平台会导致很大一部分毒品交易重回线下。而真实的线下毒品交易通常都不是孤立的犯罪,而是伴随着枪支暴力打架斗殴杀人抢劫等其他问题存在的。且进入暗网购买毒品的难度系数并不低,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数据证明暗网毒品交易平台造成了毒品流通的显著增长。因此在很多犯罪学家看来,线上毒品交易是线下毒品交易的一个更好的替代品,所以不应该被关停。(题外话:以现在各国政府掌握的 IT 技术其实根本无法关停这个毒品交易平台)

这个「替代品」思路有一个隐含的逻辑是,毒品的需求量/交易量是不会骤降的。关闭暗网交易渠道不会对毒品使用率产生巨大影响,而会使得毒品犯罪以一种政府更不希望的形式发生。所以对于认为至少在短期内无法大量减少毒品使用的政府/犯罪学家来说,毒品相关政策需要加入的一个考虑是「如何通过減少吸毒人口以外的方式降低毒品的损害」,即 harm reduction。

而这个 harm reduction 的概念,实际上是相对宽容的毒品政策的重中之重。举例来说,葡萄牙在2001年对全种类的毒品的使用和持有进行了除罪化之后 (贩卖和种植毒品依旧属于刑事犯罪),在吸毒率从欧洲最高之一降到一直保持在欧洲平均值以下的前提下,吸毒死亡率,HIV 感染率和毒品相关的其他犯罪率都明显下降了 [1], [2] 。而这其实是有更完善的医疗和其他社会保障资源跟进宽松的毒品政策的结果。

当使用毒品不再是犯罪行为,人们在吸食毒品遇到不良反应时则更愿意求救。考虑到自己戒毒其实相当危险,能免于严厉惩罚并得到国家在戒毒上的帮助也对有戒毒意向的人有益。因使用及持有毒品的除罪化,线下毒品交易也更容易以相对和平的方式进行。

所以即使是葡萄牙这种放到今天看依旧相当激进的毒品政策,也不代表政府的态度是「毒品是个好东西,大家快来吸吧」,而是试图在医疗等社会体系的辅助下减少毒品对吸食者和社会实际上产生的负面影响。

当然,这种除罪化政策不一定适合每个国家,尤其不一定适合各地经济及医疗水平差别非常大且地方政府自治权相当有限的中国。侧重于「帮助」而非「惩罚」吸毒者达成的 harm reduction 能否对冲掉宽松毒品政策可能带来的吸毒人数总体增长和医疗投入的经济损耗对社会的伤害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分享这些丝毫没有说「毒品应该被合法化」的意思,只是认为去了解与思考政策背后利益权衡的逻辑和科学数据支持的合理性相较于直接对一切放宽毒品使用的政策都轻易用「疯了」和「傻逼」来该概括要略微不反智一点点。

[1]transformdrugs.org/drug-decrim
[2]drugpolicy.org/sites/default/f

虽然住着租的房子,但是为了住得舒服还是买了很多收纳。

  🌘     
      ✨ 
 ⭐️    🌟✨ 
🏡🏡🏢🏣🏨🏠🏢🏠

好像没看到人发?
广东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奋斗者协议》有效,直接把《劳动法》按在地上踩了

上帝一定是男人。

你看他设计女性身体的时候,有多么不考虑女性的感受——月经,怀孕,哺乳,妇科病,高潮困难,甚至还不具有足够自我保护的体格。

在废文网看小短文。

为年轻人的暗恋与卑微的喜欢落泪。

头痛,刚刚躺下的时候脑袋直接撞到了墙上。

看了一篇后新冠时期的社评,原文刊于南德意志报。里面提到很多人怀念新冠爆发前的生活,那是所谓的常态。但作者指出,前新冠时期也不是什么理想世界。“想要回到那种常态之中”显示出一种怎样的欲望?其实是想回到那个对自己所属的群体有利,但大多群体仍遭到不公对待的“常态”。
很多事都不是在疫情后才出现的,比如:很多家庭负担不起孩子学习用的电子设备。屠宰场的工作条件非常糟糕。老人院和医院的护工人手不足,而且护工的工资很低也很难获得社会认可。尽管如残疾人这样的边缘群体更易受到伤害,但政策绝不会优先考虑他们。
他们突然被注意到,只是因为通常在社会危机爆发时,本来弱势的社会群体会遭受更强烈的歧视和不公平对待。如果是回到这样的常态,也不过意味着大多数人继续在可感性分割的前提下装聋作哑。实际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
Teresa Bücker指出这点后给出了许多实际建议,包括如何理性地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盲目地鼓动消费;如何给予家庭以支持,让家长能更好地平衡工作与抚育孩子。市郊铁路上每天都播送这句标语:“一起对抗新冠”,但联邦政府倡导的这种团结,落实到现实措施中究竟应该是什么样?
我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的社评了……

朋友们!我准备申请删除微信账号!现在正在研习微信的隐私保护法看看除了申请删除账号外还能申请删什么

有update会放在这里

和同温层差不多,我也是口头上躺平但其实对自己特别harsh的那类。总是主动设置关卡,抱怨太难,又忍不住往更难处走。但我现在觉得,无论躺平还是lean in,最重要的是要鉴别什么样的挑战和困难是值得的,什么是不值得的。

-在大城市的早高峰学会了地铁抢座技巧是不值得的;
-学会应对男领导的语言霸凌甚至性骚扰是不值得的;
-在简中社媒学会了巧妙避开习近平相关敏感词是不值得的;
-娴熟掌握了双十一怎么抢各种优惠券、平时吃饭怎么扫码点单是不值得的;
-在东亚瘦美文化中掌握了各种饮食控制技巧生怕体重过百是不值得的
……

这些奇葩“技能”都是让人痛苦但一旦换了一个稍好一点的环境,就立马useless。不如主动换环境。

但,有一些又是值得的。
-环境再恶劣,但训练自己保持开放、天真和善意是值得的;
-磨练自己的认知共情能力和道德判断是值得的;
-保持稳定的自尊,不以外界标准来更改自我评价是值得的;
-能娴熟地使用第二语言甚至掌握第三语言是值得的;
-Push内向的自己跟不同肤色和文化背景的人聊天是值得的
……
这些更难,但永远不会useless.

今天在公交上看见一只工作犬。

呜呜大阿拉斯加太可爱了(应该是阿拉斯加吧,看起来好像哈士奇但是更大只)。

艹了,写东西写错了两遍,现在在写第三遍。

我今天中午十一点的 PAP test,下午四点半的 tutorial,我今天会猝死吗,日了。

我好烦。

跑站不卡啦!喜大奔普!!
感谢 @flyover 以及不知名大佬技术支援!!!

Show more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的网站自然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