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翻前两年写的内容,感觉自己再也经历不起那样尖锐清晰的痛苦与恨。

看当时的文字的感受就是,明知道是凝练了很久的痛苦,但我只看见了泼洒出去在太阳下蒸腾的水汽。

好饿!什么时候实验室的瓶瓶罐罐才能洗完!等洗完我真的还要再走三十分钟回家再做饭吃吗?不如就在附近点外带好了!

…玩战术的,就是心脏

“他有能力让中国和平,就有能力让中国不和平。”

想想最近的一系列事情,确实如此。

对不起,但是我现在看见通化已经不痛苦了。

我只希望通化不要重蹈覆辙,但是我知道这是奢望。

我最近在心烦的事情:
在 Quebec 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大牛教授愿意收我做学生。我也特别想去读 PhD。

但是问题就是,我对象计划先工作拿到 PR 再读医学院,如果去 Quebec 要用法语读 MD,which he doesn’t want to, 所以应该不会和我一起去…但是他留在安省的话,他距离我至少是三到六小时车程,而且我读完 PhD 至少三年起步,七年截止…这 tm 谁顶得住。

草,好烦,为什么只有我在因此苦恼,狗男人!

微博上看见别人的反思,给了我很多触动。 

最近两个学期的满绩点来得太容易了,甚至给我一种学习为什么那么简单的感觉。

但其实这两个学期我真的做得太差了。为了做实验选了简单轻松的课,因为简单轻松所以什么新知识都没有学到,基本上全在吃自己以前学过的知识都老本。又因为 COVID 进不了实验室,除了做 literature review 什么都没有长进,只是水水地混了两个学期。

因为无事可干,又想赚钱,拿到政府的补助之后,还在打工。结果手机摔坏了,基本上白给(。)

在疫情期间没有知识 imput 和 output,不知为何真的非常焦虑钱的事情。

太荒谬了,我到底当时是怎么想的。quote 博主 @復合影像 的话:“如果是为了活着,干什么活不下去,你们知道那种超级有钱的留学生回花几万块钱叫你帮他写一个可以发表的论文,如果你想活着也不是不可以写。太荒谬了,总之必须早点读书早点真正实践而不是假装实践,早点知道自己是傻逼,和了解自己的潜力,不要被轻易感到罪恶也不要被感恩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束缚住。读更多的书,学更多的东西,才可以创造。“

又是我(在房间来回来回来回踱步):勇敢的狗勾!不怕不怕!不慌不慌!汪!(发出真实狗叫)

Show thread

焦虑时的自我催眠:“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狗勾!我是勇敢狗勾!冲鸭!”

来自麻麻的面试 tips:
不慌,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展现爱科学,聪明好学,勤奋向上的精神即可。

最近睡眠过于紊乱以至于下巴上爆了两颗冒号一样的大痘;)

好想养猫啊……朋友圈有人回国转让自家布偶猫……我真的好心动。

但是我过敏(轻微皮肤过敏,唇周的皮肤会痒,偶尔会打喷嚏),而且可能房东会不同意。

明天先问问房东吧,如果可以的话开始计划一下打脱敏针。

知识分子公众号发的疫情下的留学生给我的触动是:真羡慕能选择回不回国和留不留校的人。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