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你知道嗎,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死亡。我永遠等待這一天的到來。我希望是一個意外,這樣我身邊的所有人都不必為此自責/負責。它總會來,我希望是現在。

Pinned post

完全没有想到我原来仍然在乎他。我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也许。我说,我不会再爱人了。是在说实话。

Pinned post

1.本账号只发很丧的东西。
2.不经常出现因为有别的账号,也不打算说别的账号。
3.我是烂人。

Pinned post

我会很克制自己不在白天发一些让人感到很无力的话,但这种克制本身也会给我带来很大压力。我甚至会克制自己在能被很多人看到的地方不说这些,这非常奇怪。好像我需要保持「正常人」的壳子。
我把这个账号的所有关注清除以后感受到了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源于你看到的我是无限可能的,是不会符合你对我的任何认知的。但有关注者却不同,我总是陷入「人设崩塌」的恐慌之中。我也很想改变,但我目前做不到。

。 

昨天吧大概,或者是前天,我跟自己自说自话了一段要对他说的话。想对他说他很残忍,想对他说其实我有在想他。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从来没有。也许他觉得我真的无所谓吧。这就是我毁掉自己生活的方式。我无法接受。

大早上给我美好的心情来了一拳,呵呵。

就算我在心裡說了一百遍我想你,我還是會沈默地對你。

我真的会因为别人不回复我消息而感到难过。很想和他吵架,但是我又以什么立场来要求他回复我消息呢?

发现自己将近一个月没有上这个号了,并不是我没有崩溃,只是我逼着自己忍住那些崩溃。

我看着洗碗池里的碗只想砸烂,但是如果家里没有一个人的话我完全可以心情平静地把所有事情做完,我就是受不了和人呆在一个空间。

人类能够发出的任何声音会让我狂躁。

Show thread

有点费解我的脾气。我一旦被要求做任何事情马上会发火(大部分是家务),即使我自愿做饭,中途不能接受任何指导言论,我同样会发火。在做饭途中不接受任何疑问的回答,会发火。普通情况下除了心情还可以不接受任何提问,要么语气很差地回答要么装作听不见。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我说我前男友和他前女友复合了,朋友说别人是永远在爱下一个,他是永远在爱上一个。我愣了一下大笑出声。

有时候也挺悲哀的,发表观点还要写那么多前提。

可能会冒犯任何一个人的观点。 

提前声明(虽然很不想写但还是写吧):顺双女,对跨群体了解全部来自于网络,没有实际接触过,曾看过为什么不是非要做手术的科普。不恐跨,对跨无任何想法,尊重所有人的选择。

我对mtf能不能进女厕所的核心观点是:我不支持未做手术的进入女厕所。
对于种种未做手术的mtf讨论我的观点是:1.不想进男厕的原因是不想看见男性生殖器的,我建议大家联合起来抗议男厕建隔间。2.想进女厕的,事实上我不认为任何一个现实中的女性会拒绝「看起来像」女性的人进入女厕。退一万步,阿拉中国女人连男宝都拦不住,应该也拦不住一个成年人吧?3.面对厕所需求,我非常支持非常同意建立无性别厕所、家庭厕所以及任何一个通用厕所。4.大家应该骂顺男。

我完全能够理解少数群体的愤怒和不安,因为实际上每一个在这里的人都是少数群体。至于生命安全我认为非常重要,但我也想说,在此地,作为女性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非常愤怒武汉天街的事情,但我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是朝这个方向发展。

我很害怕,过两天要出成绩了。我真的非常非常害怕过不了。

我焦慮的事情很多,比如花母父的錢買書會讓我覺得憑什麼我可以買三百塊的書,我是那麼爛的一個人。我的物欲很低的另一個原因是我覺得自己不值得。嗯,是這樣的。

最近睡得太不好了,有很多焦虑。

我会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 

哭得有点崩溃了。

我会不记得我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崩盘,到底为什么崩盘,我哭的时候常想,如果那样我会活下去吗?会吗?其实以前想的时候会觉得会活下去,现在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不会了。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