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话一说出口便会被词不达意的恐惧围堵。屏蔽了噪音翻开了书如同在拐角处直面一直躲避的名为不理解的怪兽。伸出了手才会意识到自身力量的薄弱与无可奈何。自在漂浮的人因为有了被付诸行动的agency而不再是随机取值概率均等的平面波,而是被以“决定要做些什么”这一念头为初始的微扰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扭曲,因为我们直到那日之前无从知晓这扰动终究是会blow up还是会收敛。但换句话说,无拘无束的漂浮无异于将自己完全交付于周遭力量的determinism,这样的自由幻象也算不上self-truth. 说出口的话、想要理解的理论、伸出去的手等等是蜉蝣般的生命为数不多的能摆脱此境地、reclaim一点点authenticity的办法。即使在做了些什么之后可能也逃脱不了被风裹挟的一天,我们也能说曾经倾尽力气suppress过即使短暂的随机性,并有了今后与它继续抗争的勇气。词不达意就耐心说清楚。无法理解还是想办法去连结。无能为力也希望尽己所能。并非是一定要实现些什么,或者是永恒地纪念些什么。唯愿很自由很诚实地被世界感知过,和世界交手过,在世界存在过。

· · Web · 0 · 0 · 2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的网站自然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