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很感謝三年前決定要 double major數學的自己,還有人生至今遇到的兩位最好的數學老師。雖然我偶爾會非常self-congratulatory地把這個選擇看作是和在那之前12年的學習經歷裡對我脆弱的自尊挑戰最大的學科(甚至說是唯一真的構成了挑戰的學科也不過份)的第一次勇敢直視,今天的我最為感激的卻是它在周遭秩序分崩離析、個人前路晦暗不明的、滿溢著自我懷疑的當下能給我帶來的一絲平靜,這種平靜是連物理都給不了我的。或許是因為我潛意識裡早已將物理和我的自我認知緊密聯繫在了一起,做物理時我看見的不僅僅是物理,還有我自己的投射,因此想做到完全冷靜應對每一個挫折是有難度的。唯有做數學時才能關照且只關照著數學,即便感覺思路堵住也尚能深吸一口氣坦然接受再想辦法應對。上述囉嗦主要是想要說明,生活重心以外的維度某些時候真的能夠拯救你。

· · Web · 0 · 0 · 2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