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假设我在美国被猥亵了,我被带到医院,医生把我头发上的树枝拍照,提取证据。
我被小心但不适的折腾完后,穿着慈善组织捐赠的衣服离开医院,等待开庭,据悉对方被指控三项重罪,我提出向我父母保密,我准备了三天终于由我自己告诉了他们。最终对方被判六个月监禁。

假设我在中国被猥亵了,警察不予立案,四年后,我终于通过媒体说出了一切。我被警方骚扰,我的家人朋友被骚扰,对方向法院起诉我造谣,要求我赔偿六十万。我起诉了对方,又过了七年,最终我以证据不足为由败诉。我的微博被封禁,转发我消息的人也被封禁。对方安然无恙。

@jianduan 而且还被打为“境外敌对势力”,被官方宣传号各种辱骂猎巫,庭审现场被警察团团围住。

不允许证人出庭,不允许提交证据,不给原告陈述,不理睬原告方的抗议,然后给出结论说,证据不足。🤷‍♀️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