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确定是那个无限期的。那总归会有那么一天:耐心被消磨,一地鸡毛。罐头会过期

一个社群里的烂人,哪怕已经有很多人喷他,但依旧被搞得心情非常非常差。
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无非如此。不屑与之共称为人。

「一个人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是要建立在对对方的信赖之上的。」

或许,对某些人来说。抑郁就是无从来,无处去。

我在做自己的事情,SF安静的躺在旁边睡觉,就有一种好爱它好爱它的感触。

翻看 tz 的老照片。看着它下巴还残留着中药的黄色污渍,就很心疼。仿佛又感受到了它软糯的小脚,如此清晰。
关于「死亡」,迄今为止最为重要的一课。
三年了。还是很想你。Miss u.

做减法,把 B 站关注从100多删到了60.
可以看到 Up 主逐渐消失的过程,有一瞬间,我以为我在翻朋友圈。

很高兴身边遇到了一些人,可以让我像孩子一样蹒跚学步似的重新学习怎么和人相处。

高高在上的姿态令人作呕。
很不理解为什么就说教了起来。又从哪里产生了高人一等的错觉。

「正如他所说,快乐易逝,这将使我们陷入周而复始的不满足。原因正是自然选择的『设计』:使快感易于消退,从而带来不满足,驱使我们追求更多快感。毕竟,自然选择并不『想要』我们快乐,它只是『想要』我们多产——从它的角度来看的多产,很狭隘的多产。」

哪怕昨天晚上,指数下跌 3 个点。某券商 App 推送的依然是某股票上涨 3 个点的消息。
信息茧房,见识到了。

看到凌乱了两年的小书房,有了整理一新的冲动。我知道,好像我开始走出来了。

ZYW 在一定程度上让我清楚知道,哪些是我的问题,哪些是 TA 的问题。最重要的,哪些是我过度担责的问题。
和 XL 不一样的是,我这次无需再去考虑对 TA 的影响。

想改微博简介。
第一版:「别再看了,过得很好」。
第二版:「别看了,过得比以前好。」
第三版:「别看了,过得比你好。」

昨天做梦,梦到因为我爸生病很重,为了满足他的心愿。所以结婚。
我确实没想到新娘居然是Ling。
婚礼好像是在儿时姥姥家,遍是泥土的小山坡。仿佛舅舅小姨结婚的场景。
我拉着她,在村里走。好像都不怎么开心。
然后梦醒了。却记忆深刻。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