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荆梦 boosted

唉,住宿舍好麻烦啊……而我又是那种不爱出门的宅人……
梦想就是有自己的房子……单间也行……

凌荆梦 boosted

有个代际流传的拷问,“当代年轻人不再努力了吗?”

两年前我听到这个拷问,我会回答——

“努力是一种选择,不是一种义务,人们有权利按自己的想法去完成多样的生活,而非被绑在特定的轨道上,焦虑催迫向前,失去停留与放弃的空间,这个社会已经歌颂了太多奋斗,聚光了太多成功,但失败与落后也有权利享有不被歧视、嘲笑与审判的自由。人生有限,弱化对自我与他人的势利,才能换来对彼此的宽容。”

一年前我听到这个拷问,我会回答——

“如果不能为努力提供可期许的回报,无法为劳动提供有有保障的尊严,不体谅艰难与狭小的普通人生,无视诸多劳苦者在各色壁垒里鬼打墙的事实,单质问年轻人为什么不努力,不过一种伪装成激励的榨取与诱圈罢了。六便士都要抽五便士的利润,还许诺给人家月亮。”

今天再次听到这个拷问,我会回答——

“是的,不努力了,别问了,去你妈的。”

凌荆梦 boosted

作为一枚少数民族,我也是有忌口的。
不过我是这么忌的:大家一桌吃菜,只要有我能吃的东西就可以了。至于哪道菜是我的忌讳,别逼我动筷子,别人谁爱吃谁吃去。摆我面前我也不生气,当然最好别摆我面前——我又不吃,显然是摆到吃的人面前更方便一点。
这样才能大家愉快地玩耍。此所谓“互相尊重”。

凌荆梦 boosted

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刷长毛象,看时间轴,感觉也没有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但就是忍不住刷下去,看着看着心情就变好了,仿佛看到了别人的生活,尽管只是很模糊的碎片。大概是意识到还有那么多人在生活,说得俗气一点,一个人不是一座孤城。“我想现在虽然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但是在刷着这些很无聊的消息的时候,好像在某个瞬间和不同的宇宙联结了。

凌荆梦 boosted

愛著的時候真是活著啊,呼吸,心跳,大腦運作,這顆心裡愛著一個人,我活著是因為我愛他,我還活著是因為我竟然還愛他。

凌荆梦 boosted

“打动人心的作品都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的。”

“文学是苦闷的象征。”

凌荆梦 boosted

室友妹妹看完大连理工的那个热搜,惊讶地跟我说「他没有经历那种很大很大的变故,就是很平凡,平凡却带有很大的绝望」。
让我突然就想起来她之前问我,你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怎么了呢?
我也有平凡的绝望。

RT 其实真的用生物本能解释的话不会有那么多不平,正是因为生存环境恶劣才要通过有性生殖产生有变异的后代,赌一把希望有某一个后代正好存在适合生存的基因。当然啦,这个希望不是亲本这个个体的希望,是这个物种的希望。
物种的进化本来就是建立在生物个体的死亡上的。
什么爱呀,不过是DNA操纵的几个化学分子罢了。

凌荆梦 boosted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灌输,父母对你的严苛是挫折教育,因为这个世界太险恶,如果不提早适应挫折以后很难生存下去。
但后来我逐渐想,即便是动物判断出环境险恶,也会有意识地停止生育。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世界这么险恶,这么不适合天真的孩子生存,为什么还要把我带来受苦呢?
你们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也根本就不是为我考虑。我只是你们按部就班生活中的其中一步,是你们稀里糊涂搞砸的无数件事的其中一件,仅此而已。
大家都是生活的难民,我不怪你们,但也别把二手伤害美化得那么冠冕堂皇了吧。

凌荆梦 boosted

我本来想说其实我没有那么优秀,结果被夸了一句百折不挠,真是瞬间眼泪就下来了。

哭个屁,今天最后一次为这个哭,赶紧都整清楚继续下一步。

不好解决的问题也就一个户口了,就这样吧,先好好过一个周末,周一去跑户籍的问题,解决完了去北京。

预料之中的来不及,意料之内的踢皮球,两边都责备对方学校办事死板,行吧,起码都没说我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毕业。这句话我自己说自己也要落泪。

凌荆梦 boosted

个人(负面) 

每天都活在强烈的自我厌恶中…

凌荆梦 boosted

“我不需要面包,也不需要小麦,麦田不会让我联想到任何事。但是你长着金黄的头发,麦子的颜色也是金黄的,它会让我想起你,我也会喜欢风吹麦浪的声音。”

网页越开越多决定把娱乐和学习分成两个窗口,娱乐窗的不存部显示在任务栏的时候就显得很正经。。

凌荆梦 boosted

这世界这么糟烂,人生这么操蛋,怎么会还有人无忧无虑的快乐啊。
就好像搞cp看别人的he,我都能想到八百种打不开的心结成为两人关系的定时炸弹。怎么he得下去啊……

翻来覆去的难受……除了躺着什么都不想做

Show more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的网站自然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