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荆梦 boosted

愛著的時候真是活著啊,呼吸,心跳,大腦運作,這顆心裡愛著一個人,我活著是因為我愛他,我還活著是因為我竟然還愛他。

凌荆梦 boosted

“打动人心的作品都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的。”

“文学是苦闷的象征。”

凌荆梦 boosted

室友妹妹看完大连理工的那个热搜,惊讶地跟我说「他没有经历那种很大很大的变故,就是很平凡,平凡却带有很大的绝望」。
让我突然就想起来她之前问我,你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怎么了呢?
我也有平凡的绝望。

凌荆梦 boosted

翻了篇作家论说一叶的われは女なりけるものを既是她的优点也是弱点,弱点在于她的作品过于女性视角,缺乏对一般人类的关心。还说她把自己的不幸归因于性别而不是社会构成和阶级,所以一叶文学是有局限性的,明明女性在社会上虽然表面自卑但其实很自由。
在你们男的看来一般人类=男性吧?为什么那些明显的男性优位的男性文学你们就不觉得它表现的人间性不够普遍呢?说到底还是把女性和女性文学排除在标准之外呗。还有不幸源于性别有什么毛病?说封建时代对女性道德要求低你自己信吗?性别问题不属于社会阶级问题还是女的不属于社会成员?
傻逼。昭和20年代的男人,傻逼。

RT 其实真的用生物本能解释的话不会有那么多不平,正是因为生存环境恶劣才要通过有性生殖产生有变异的后代,赌一把希望有某一个后代正好存在适合生存的基因。当然啦,这个希望不是亲本这个个体的希望,是这个物种的希望。
物种的进化本来就是建立在生物个体的死亡上的。
什么爱呀,不过是DNA操纵的几个化学分子罢了。

凌荆梦 boosted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灌输,父母对你的严苛是挫折教育,因为这个世界太险恶,如果不提早适应挫折以后很难生存下去。
但后来我逐渐想,即便是动物判断出环境险恶,也会有意识地停止生育。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世界这么险恶,这么不适合天真的孩子生存,为什么还要把我带来受苦呢?
你们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也根本就不是为我考虑。我只是你们按部就班生活中的其中一步,是你们稀里糊涂搞砸的无数件事的其中一件,仅此而已。
大家都是生活的难民,我不怪你们,但也别把二手伤害美化得那么冠冕堂皇了吧。

凌荆梦 boosted

我本来想说其实我没有那么优秀,结果被夸了一句百折不挠,真是瞬间眼泪就下来了。

哭个屁,今天最后一次为这个哭,赶紧都整清楚继续下一步。

不好解决的问题也就一个户口了,就这样吧,先好好过一个周末,周一去跑户籍的问题,解决完了去北京。

预料之中的来不及,意料之内的踢皮球,两边都责备对方学校办事死板,行吧,起码都没说我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毕业。这句话我自己说自己也要落泪。

凌荆梦 boosted

个人(负面) 

每天都活在强烈的自我厌恶中…

凌荆梦 boosted

“我不需要面包,也不需要小麦,麦田不会让我联想到任何事。但是你长着金黄的头发,麦子的颜色也是金黄的,它会让我想起你,我也会喜欢风吹麦浪的声音。”

网页越开越多决定把娱乐和学习分成两个窗口,娱乐窗的不存部显示在任务栏的时候就显得很正经。。

凌荆梦 boosted

这世界这么糟烂,人生这么操蛋,怎么会还有人无忧无虑的快乐啊。
就好像搞cp看别人的he,我都能想到八百种打不开的心结成为两人关系的定时炸弹。怎么he得下去啊……

翻来覆去的难受……除了躺着什么都不想做

……
为什么tusky登录的旧的不存部还能刷本站呀
但是点自己会跳到别处……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的网站自然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