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冬令营了。

开心得提前一星期准备行李。

好开心呢。

我在认真考虑回国后homeschooling的可能性了…

墨尔本有王家卫电影展的消息传到我这时,放映厅里只有最前排有票了。

遗憾。

买了Oculus Quest 2。
有点后悔没有更早买,VR真的太棒了。
如果萤幕解析度更好点就好了。

是不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

“不要碰政治”

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表达,而且是相对激进的一种。

看看人家新西兰大选,再转头看看澳洲,美国,和中国(哦对中国脸有都没有)。

知耻啊,知耻。

昨晚跟新housemate看黑镜,今天看角斗士,都看不下去。
真的看不了别人受苦…

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杭州的狗狗是见不到阳光的,市区早7点到晚7点禁止遛狗,一户只准养一只。城管可以随意抓走街上的无证狗,包括没有随身带狗证的宠物狗。咸鱼上定位杭州,搜狗证,能看到很多狗被城管抓走求狗证救狗的信息。而部分犬种(比如中华田园犬)办不出狗证,一生都是黑户。BTW, 杭州的狗证是我见过最贵的,第一年1000,不含疫苗费,还要求上传一大堆资料。
狗要狗证,人自然也要办人证,在杭无房人员没办理暂住证,被随机查到,一人的罚款是2000。暂住证,多好笑的名字,我自认自己工作稳定,遵纪守法,原是没担心过这些的。直到有次和物业起纠纷,室友报警,我一个人应对出警的辅警。辅警因为雨天赶来出警,没有好气,和了一通稀泥什么都没解决,我对处理结果是不满意的。最后要填出警回执,到我签名环节,有一人赖皮赖脸地瞥了我一眼,问,“暂住证办了没,身份证报来,查下暂住证。” 我察觉到里头半是威胁半是恶心你的那味儿,憋着火报了身份证,对面查完来了一句,“哦,9月到期。” 我害怕了,只想着这事赶紧过去。

墨爾本因COVID封城,
但現在卻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候。
It’s weird, isn’t it?

‘See the sunset
The day is ending
Let the yawn out
There’s no pretending...’

墨尔本三个大学的中国学生会开始准备中秋国庆晚会了。
我求求你们不要绑架传统节日了好不好。
共产党真的要绑着所有中国人一起死了是吧。

刚刚完成的Group work 被安排到了dream team,现在还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所有人都会贡献,没人在搭便车;大家连Facebook都懒得加,只靠邮件也能及时沟通;每人都准时完成相应的工作,还能耐下心来视讯3小时修改校对。

感谢同学,感谢上帝。

一个想法:对「老实人」伤人/杀人事件的默许是为了激发民众的恐惧,给中共加强对社会的监控提供理由。

高中不会查Wiki,
大学不会问Vox。

—— 八月三十一日临时抱佛脚有感

Baileys original加红茶就是我心中最棒的奶茶了。

Show older
404.inexist.club

不存在俱乐部。